圣墟 辰东

第二百七十一章 再出手

会客厅中的人都在看着楚风,通古联盟的人心里有数,知道怎么回事,略有紧张。

楚风略微沉默,过了一会儿才开口,道:“好!”

他答应现在退走,不动通古联盟的人。

他是有一个有恩报恩的人,刚才迟疑,没有开口的片刻间他想到很多,父母在玉虚宫承他们的情得到保护。

此外他遇到危机时,玉虚宫之主曾站出来发声,跟武当山的老宗师一起力挺过他。

现在对方让他卖一个人情,楚风想了又想,不好拒绝,哪怕他很想灭掉通古联盟张家的人,但还是忍住。

不过没有第二次了,难道玉虚宫之主下次还会阻止吗?

楚风平日也在帮玉虚宫出手,平山灭寨,杀一些强横的异类,如今更是震慑诸王,不仅是在立功,也在还人情。

“走吧!”

他很痛快,挂断通讯器后,直接起身向外走去。

张远航顿时放松下来,脸上漾出笑意。

“楚兄,我们真没有想到会这样,一定会补偿你。”张诚说道,脸上带着诚恳之色。

几个老头子眼底中也有精光闪过,这个结果最好不过,不然的话真让这魔王发威,通古联盟注定会大乱。

楚风没有任何回应,直接离去。

“就这样走了?!”大黑牛不爽,心中非常不痛快,通古联盟心怀叵测,派人跟异类一起围猎楚风,称得上毒辣,怎能就这么放过?

东北虎也觉得憋气,它还从未遇上过这种事呢,虽然一向没节操,但也绝不会让自己窝心。

只是楚风不说话,直接这么离开,他们也不好再劝阻。

“儿啊儿啊……”驴王最后一个离开,一顿叫唤才走,留下一群人黑着脸,但却不敢多说。

当乘坐电梯来到这栋大楼的底层,大黑牛实在忍不住,道:“他们想取你性命,结果玉虚宫之主一句话就算完事了?他妈的,我很想冲上去宰了他们。这群人看着和善,不断赔礼道歉,但都是虚的,就冲他们请动玉虚宫之主来压你,也能看出不是什么好鸟!”

大黑牛火大,十分不甘,甚至想让楚风退出玉虚宫算了。

东北虎也在点头,道:“说的非常有道理,退出玉虚宫,我们哥几个联手直接打下一座名山,占山为神王,逍遥自在,哪个王八蛋敢来管?谁的人情面子也不卖!”

就连黄牛都认可,道:“有道理,自己占据一座名山更自在,人手问题根本不用担心,可以从昆仑山喊来一群兄弟。”

“老驴也支持,何必在玉虚宫受气,凭什么他玉虚宫之主一句话就让无上的楚魔王放弃复仇,放任想杀自己的仇人好好的活着。”驴王也开口。

只有化为人形的金雕王一直保持沉默,他虽然被降服,但还有心结,不愿意开口说话。

就在这时,那个穿着短裙、露出一双雪白大长腿的漂亮女子李丽琼追下楼来,眼睛狭长而美丽,声音柔和,道:“楚先生请留步。”

她居然送来一张支票,正是早先的那张,整整十亿。

楚风霍的回头,一声冷哼,那张被递过来的支票当场化为齑粉,他凝视着这个女子,道:“你们好自为之!”

“什么意思,打发叫花子吗,羞辱我兄弟?”大黑牛发飙。

“我兄弟杀的那些兽王哪一头不比那张破支票价值更高!?”东北虎也咆哮。

“我们走!”楚风大步离去。

……

这栋大楼四十五层的会客室中,几个老头子相视一笑,不再掩饰,都放松下来。

“玉虚宫之主这块金字招牌果然沉甸甸,连那个楚魔王都一句话不说就退走了。”张远航脸上挂着笑意。

另外三名老者也笑呵呵。

此时,张诚挺直脊背,昂起头,不再低调与温和,锋芒毕露,双目中神光湛湛,气质跟刚才完全不同了,他嘴角露出一缕淡笑,道:“总算将他打发走了。”

楚风他们直接离开杭城,没有在这里久留,不过却也没有走远,在五百里外停下,让金雕王降落在地。

“真这么算了?”大黑牛不忿。

“先等一等吧,玉虚宫之主开口,我卖他一个人情,但没有下次了。”楚风说道。

不久后,陆通联系他,老头子很愧疚,现在一阵头大。

陆通告诉楚风,回头就让人把那个刘子恒杀了,不会交给通古联盟。

“哦?他们还想索要这个人类王者,想让他安然回去?”楚风杀气腾腾,通古联盟的胃口未免太大了。

刘子恒亲身去江西,跟人一起围杀楚风,被擒到了,通古联盟张家的人还不甘心,想索要回去。

“得寸进尺,楚风没找他们麻烦,这群人还想要回凶手?!”东北虎越发觉得窝火。

“直接宰了,凭什么想放人,立刻抹他脖子!”驴王是个软骨头,但这个时候也叫了起来。

楚风想了想,告诉陆通,道:“你就好人做到底吧,将他送回通古联盟,还给他们。”

“诶,小子你说什么气话啊,等着,一会儿我就帮你把他给宰掉!”陆通说道。

楚风阻止,道:“不要杀他,送回去吧,我是认真的,不是气话。”

陆通不解,有些傻眼,这种仇人还要放走?

“我这不是在还玉虚宫的人情吗,还个彻底点,下次玉虚宫之主就不会来找我了吧?”楚风说道。

“唉!”陆通一声叹气,他知道这次的确让楚风心中不舒服了。

但是,他很快又醒悟,这小子即便赌气也不会容忍这种仇人活着,肯定在转什么念头。

“你小子到底想做什么?”他忍不住问道。

楚风道:“老头子这两天你留心点,看一看都有什么人像通古联盟这样找你,请你说情。”

“你想顺藤摸瓜,找出剩下的财阀?!”陆通眼睛微眯。

楚风点头,道:“看到通古联盟成功利用人情化解这一局,说不定有人也会效仿。”

接着他又补充,告诉陆通可以对外放风,就说是陆通本人帮了通古联盟大忙,解决掉这次的危机。

“你让人觉得我神通广大,找我办事?”

“对,淡化玉虚宫之主的作用,强调是你所为。”

简单一番交流,楚风结束通话。

“小子,你今天不动通古联盟,除却卖玉虚宫之主一个面子,也是在撒网吧?!”大黑牛瞪他。

“嗯,试一试看吧。”楚风没有否认,接着他又说道:“关于这些财阀,我打算逐一登门,可要是没有一点证据也不太好,看一看这次能否抓到大鱼。”

接下来的两日消息传开,楚风曾登门通古联盟,但是最终却又退走,没敢动这个财阀。

这引发人们哗然,有财阀曾谋害对楚魔王,跟异类一起围剿,他兴师问罪,结果却无功而返?

“逼退楚魔王,通古联盟当真是了不得啊!”有人叹道。

“你们懂什么,据闻是玉虚宫的陆通出面,拦阻楚风,卖给他一个人情,这才揭过去。”

“不懂装懂,真实情况是通古联盟神通广大,认识玉虚宫之主,请他出面震慑,楚风才离去。”

……

一时间,各种各样的消息传出。

通古联盟的底蕴让人吃惊,跟玉虚宫竟有那样密切的关系。

毫无疑问,在这场风波中,楚风的威名被消弱,登门去问罪,结果被人请动玉虚宫,导致他退走。

不明所以的人还以为他对陆通、玉虚宫之主忌惮呢,不敢对抗。

这两日间,各大财阀间也有交流,至于财阀子弟更是有自己的小圈子。

张诚这两日不时被那些朋友询问,具体什么情况。

起初他很谦虚,不愿多说,只是提及通古联盟跟楚风间的恩怨化解了,是一场误会而已。

但最终他醉酒,吐露经过,言语间有些放肆,跟其他财阀子弟吹嘘,说所谓的楚魔王算什么,他们张家直接跟玉虚宫之主通话,当场就压制楚风,让他灰溜溜的退走,一个字都不敢再提。

这样的话语终究是传出一些,风言风语,对楚风来说无疑不是什么好话。

消息传出后,就是姜洛神都直接拨通楚风的通讯器,询问究竟怎么回事。

“嗯,没什么,我卖了玉虚宫一个人情而已,没有对通古联盟出手,但接下来我要大开杀戒了,不可能每个财阀都跟玉虚宫关系莫逆吧,你帮我询问下,应该是如此吧?免得到时候误伤。”

姜洛神听到楚风这样的话,一阵出神,琢磨片刻后,道:“你该不会是要我故意传话吧?”

她想到了什么,不寒而栗。

“你如果当我是朋友,看着办吧。”楚风说道,直接挂断。

第三天,陆通找楚风。

“老头子有消息了吧,谁找你了?”楚风问他。

陆通一阵纠结,而后叹道:“还真有一条大鱼!”

“哪一家?”

“地外文明所。”陆通告知,一声轻叹,讲出详情。

地外文明所可不止找陆通那么简单,还找了八景宫之主,他们曾经送过八景宫之主一座五层小塔。

当年不知它的用处,现在得到证实,那是一件非常强大的法兵,八景宫之主要承他们很大的人情。

地外文明所请八景宫之主帮忙说和,效仿通古联盟找玉虚宫之主出面的事。

“呵,玉虚宫、八景宫、碧游宫,这三位宫主难道都跟那些财阀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吗?!”楚风问道。

陆通有些无奈,八景宫之主曾跟他谈话,了解过情况。

“好了,老头子你也别为难了,收网吧,这次捞到一条大鱼就足够了,不然的话我还真不知道地外文明所也跟着出手,跟我想的不太一样!”

楚风杀气腾腾,不准备等下去了,要动手了。

“冷静,别乱来啊。”陆通担心。

“我不会乱,但他们会流血!”楚风挂断通讯器。

“走,再去杭城!”他招呼大黑牛、东北虎他们。

“你不是卖给玉虚宫之主一个人情不动通古联盟了吗?”大黑牛说道。

楚风冷漠的说道:“我是说当日不动他们,但现在已经过去三天了!而且,那个张诚跟人吹嘘,言语间地我很不敬,说我不敢动他们张家,只能灰溜溜退走,他这样对一个王者挑衅,我有理由再登门,杀无赦!”

最近三天刘子恒一直在修养,他心有感慨,参与围杀楚魔王,被擒下后还能回来,算是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

不少人都来看望他,都是朋友与熟人,不乏王者秘密来访。

“楚魔王又怎样,面对通古联盟不还是没有办法,将我放了回来,嘿!”这是他很得意的事,跟朋友交谈时很张扬。

不过说完那些话后,他就后悔了,因为事后居然有人传出去了。

这三天来,他都略有不安。

今日这个时候,他眼皮直跳,猛然睁开眼睛,略带恐惧,这是王者的直觉吗?

他起身想要遁走,离开杭城,脱离通古联盟。

然而,他马上就呆住了,房间多了一个年轻人,正无情的看着他。

“楚风,你……怎么来的?!”他惊叫。

这是通古联盟的大楼,整个第二十八层都是他休息与练功的地方,楚风居然无声的进来了。

“堂堂正正而来。”楚风答道。

“不要杀我!”再次面对楚风,刘子恒吓到脸色发白,根本就生不出一丝抵抗的念头,因为他知道两者相差太远了。

“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楚风冷漠,而后又道:“放心,你不会死的无声无息,所有人都会知道,你是被我斩了!”

噗!

下一刻,一颗人头落地。

接着,楚风启程,直接向张家而去,他们这一家没有住在这栋大楼中,而是在一片别墅区内。

“楚风?!”张诚大叫,很是吃惊,很快其他人都被惊动,发现不速之客。

“还要请人来说情吗,哦,错了,是镇压我,你尽可以跟他们联系,我看他们是否还真个再为你们出头。”

楚风站在大厅中看着张诚等人,没有急着动手,给他们时间找人。

大黑牛、东北虎等人都在别墅区内,将这块区域包围了。

“你太慢了!”楚风说道,噗的一声,直接斩掉张诚的头颅,而后又看向张远航,道:“你是否要亲自联系某些大人物,要尽量快点,我可没有太长时间等待。”

此时,张远航脸色苍白无比。

哎呦喂,通古联盟中有人姓张,然后就被一位张姓书友在书评区留言,激烈地问候我,真是让我啼笑皆非,难道我写书通灵了,圣墟中的反派真的穿越到现实中来了,要跟我算账?发生这种类似的事记得还是在写神墓的时候呢,当时杜姓反派出场,结果一个姓杜的哥们也曾经反应过度。我真是晕嘞。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