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 辰东

第七百五十九章 不死鸟福泽

古洞幽邃,内部很大,石蛋从拳头大到人头到,再到磨盘那么大,应有尽有,种类繁多。
楚风一个一个的翻看,途中催动不死鸟呼吸法,希望能与那种情绪共鸣,他心头略微有些火热,该不会有颗凰鸟蛋吧?
这要是真的,那价值足以让人疯狂,那不仅是神禽,而且是最顶尖的生物之一,真要成长起来有谁敢说能镇压?
此外,它传承于血液中的呼吸法,绝对无价。
最起码,楚风就很想要。
“呵呵,妹妹,你还真是可爱,这都多少年过去了,连这些鸟蛋都因岁月、诅咒、火山等因素而成为化石,你还想找个有生命的?别白费力气了。”
一位摇动折扇的年轻贵公子笑着,风度翩翩,在这里跟楚风搭讪。
楚风额头青筋浮现,很想给他一道精神攻击术!
他懒得理会,将此人无视,继续寻找那种波动,很想将那颗蛋找出来。
一些人陆续进洞,都感觉诧异,而后嗤笑,不过看他面容清秀绝伦,倒也没有讽刺,没办法人“漂亮”占据一定优势。
九成的人都误会他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女,甚至有进化者热心上前帮忙,献殷勤的举动太明显。
最终,在他露出一缕恐怖气息后,留下的几人都消失了,只剩下楚风自己在这里寻觅,倒也清净。
“大爷的,再惹我,将你们都卖掉!”楚风磨牙,然后一脚一个开始在这里踢蛋,没办法石蛋太多,找不过来。
那缕波动十分古怪,时远时近,始终无法最终确定在哪里。
“小雀儿,我是你父亲,快出来吧。”楚风在这里用精神力传音,在石洞中回荡。
然而,这如石沉大海般,根本没什么回应,他老脸通红,总感觉自己像是怪蜀黍在哄骗孩童。
轰!
楚风将不死呼吸法催动到极致,他周身都是光焰,将附近的石蛋都给覆盖在内,近乎焚烧。
“如果是凰鸟蛋,应该不会怕火才对。”
地上,一颗又一颗石蛋被烧的干裂,有不少更是化成岩浆,因为不死鸟呼吸法太厉害,楚风喷薄出的温度高的骇人。
到了后来,整座古洞中岩浆横流,所有的石蛋都熔化了,可也没见到什么特殊的神卵。
楚风很失望,这里在漫无目的的放火,连他口鼻间喷出空气时都是烈焰,简直像是人形的龙在吐息!
这座古洞被他开辟的大了数倍不止,石壁在熔化,顺着洞口那里流淌出去,汇聚成岩浆瀑布坠地。
“嗯?!”
突然,楚风听到噗通一声,被他的不死鸟族呼吸法催动出来的火焰烧掉一大块石壁后,有东西坠落下来,溅起一片岩浆液。
此前,都是石壁直接熔化,没有什么物体落下。
嗖的一声,楚风以咫尺天涯这种妙术刹那到了近前,挥拳震开岩浆液,一眼看到一颗灰扑扑的蛋。
它灰不溜秋,成人拳头那么大,石质外壳,早已成为化石不知道多少年了。
并且,蛋壳上有些裂纹,占据半颗蛋的面积,相当的严重。
楚风叹气,石化的蛋还能孵化出什么?并且有裂纹,不过这颗蛋无惧火焰倒是古怪,没有被熔化。
他再次催动不死鸟呼吸法,身体冒出大片的火焰,包裹这颗蛋。
“嗯?!”楚风吃惊,五成的火光都没入蛋中,平白无故消失,还有他运转呼吸法所造成的阳气也被石蛋吸收。
他将手掌贴在上面,仔细体会,终于再次感受到那一缕若有若无的波动,就是源于此蛋。
唯有动用不死鸟呼吸法才能有感应,不然的话没什么效果。
楚风内心震撼,十分激动,这该不会就是一颗神卵吧?他果断收了起来,在这里并不适合研究!
而且,他是为寻找九叶涅槃草而来,想提高自己的精神力。
楚风一闪身,进入错综复杂的山洞深处,这里的道路如同蛛网般,许多通道连在一起,过去曾有人迷失在当中。
轰隆!
岩浆澎湃,山洞内热浪汹涌,大片的岩浆倒灌过来,拍击在楚风的身上,不过到了他这个境界毫无影响,他穿越而过。
他沿着一条螺旋形隧道向地下而去,因为传说不死鸟的巢穴在火山之下,眼前看到的都只是出口。
果然随着深入,温度越来越高,但是这些道路则越发的坚固,渐渐不可摧毁了,有道纹流转。
终于,楚风到了地下深处,一点也不暗淡,因为火光跳跃,照亮此地。
他有点震撼,地下居然有一片如同汪洋般的岩浆,一眼望不到边,在岩浆海中有一些岛屿,此时不少进化者飞渡过去正在搜索。
楚风在这里披上一层甲胄,覆盖全身,当然都是重新祭炼过东西,不然的话,他身上的甲胄、兵器都是黑货,见不得光,全是从圣女、圣子身上扒下来的。
他连头脸都覆盖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因为他掌握有不死鸟呼吸法,在这里占有很大优势,或许会有不小的收获。
一刹那,他就冒出火光,通体神焰跳动,横渡岩浆海,放开强大的精神力四处探索。
“嗯?!”
时间不长,他就有所感应,吃了一惊,这不死鸟族的呼吸法在这里果然有妙处,跟整片岩浆海共鸣。
不愧是不死鸟生活过的地方,有它留下的秩序规则,让楚风简直如鱼得水,精神力探索范围暴涨。
楚风大喜,在来之前他听那个黑心老板介绍过,这地方对于所有进化者来说都很不好受,虽然没什么太大的危险,但是一旦用精神力探索,很容易被这岩浆地迅速吞噬部分。
而他不在此列,拥有不死鸟呼吸法让他免疫!
楚风确信,在前方数十里有某种灵药,散发出丝丝缕缕生命气息被他提前捕捉到了。
楚风呼的一声飞过去,越过一些岛礁,凌空有横渡三十几里,然后噗通一声,他一头扎进火红的岩浆中。
附近分布着一些进化者,都很敏感,有人立刻围拢过来。
楚风一口气下行十余里,如同一条鱼儿在海中游动,动作敏捷而迅速,快速下潜,在高温液体中他睁开火眼金睛,看到一株植物。
若非不死鸟呼吸法可跟此地共鸣,若非火眼金睛能堪破虚妄,他根本察觉不到这株灵药。
那是一株滕,通体鲜红如血,冒出一缕缕火焰,光华将周围的岩浆都撑开了,仿佛一盏明灯在那里燃烧。
随着接近,哪怕是在岩浆中都能闻到淡淡的清香。
楚风惊异,这果然是大药,居然这么神异!
说是藤,其实它只有一尺多长,很秀气,叶片非常特殊,像是凤凰羽翼张开,毫无疑问,这是血凰藤!
楚风快速游了过去,进入它撑开的光团中,浓郁芬芳扑鼻,赤红一片。
它的根须也不过一尺长,就靠汲取岩浆中的能量而生长。
楚风一把抓住,无比喜悦,这可是大药,异常的名贵,在市面上称得上价值连城,因为这是靠汲取不死鸟的气息而生长的药草。
在黑市上,一株血凰藤哪怕是用十滴天神液都不见得能换到。
因为,这东西药性非常强,它能激活生物的血液活性,让一些普通猛兽觉醒,获得祖先传承,让凶兽偶尔可以返祖,获得部分神兽血脉。
而正常人服食,也能熬炼自身的血肉,强壮筋骨。
有人评价,对于塑形境界的进化者来说,这是最稀珍的药草之一!
楚风现在还用不上,但是用不了多久,等他突破后这就有大用了,可以帮他塑形,调理强大的肌体。
他快速收起,而后在岩浆下游动出去很远,这才准备冲出火红的海面。
然而,哪怕他很低调,想避免麻烦,但还是被人盯上了,而且来人不弱,沿着他在高温液体中留下的波动,一路追了过来。
轰!
岩浆四溅,一个光芒刺目的身影在后方给楚风来去一拳,想要偷袭。
“砰!”
楚风转身,挥拳迎击,正是大日如来拳,这是为吴轮回这个身份特别准备的,以后闪电拳暂时不能用了。
一刹那,大浪滔天,岩浆肆虐!
来人砰的一声倒飞出去,被震的手臂发麻,满脸震惊之色,这是一个塑形境界的大高手,结果险些被楚风的拳印撕裂手臂。
他一声长啸,在召唤帮手,犹如厉鬼在嚎叫。
楚风皱眉,盯着他看了又看,这个进化者披头散发,青面獠牙,还真像是一头鬼物,他心中顿时浮现尸族二字。
瞬间而已,数人一起飞来,映无敌、元世成、不死蚕公子,此外还有一个面色苍白、没有一点血色的年轻男子。
“他身上有药香,可能采摘到大药了。”刚才出手的尸族高手向着那个面色苍白的年轻男子汇报。
“哦,朋友,你如果采摘到灵药,不妨卖给我,绝不会让你吃亏。”面色苍白的尸族年轻男子开口,带着微笑,却显得有些阴惨惨,他自我介绍名叫阎洛。
他是尸族第一年轻高手,跟映无敌在亚仙族的地位相当!
“对不起,我没采摘到灵药,即便有也不会卖。”楚风回应。
“是吗?道友这里可不太平,你如果采摘到大药不及早出售的话可能会为自己惹来大麻烦。”阎罗微笑道。
然后,一股无形的气息从他身上弥漫开来,向着楚风压迫而去。
轰!
楚风毫不在意,并没有退缩,催动不死鸟呼吸法,一瞬间他与尸族第一年轻强者阎洛间迸发起数千米高的岩浆大浪,能量剧烈动荡。
所有人都变色,一个浑身都被甲胄覆盖的未知进化者居然能对抗阎洛,让元世成、映无敌等人都惊异。
“失敬,原来是同辈中的绝顶高手,我不得不承认你有资格在这里跟我等竞逐。”阎洛倒也痛快,直接罢手。
他能体会到,前方的人很可怕,想要拿下的话多半要大费周折,大梦净土的盛会即将开始,他可不想在此之前跟人血拼,必须时刻都保持在巅峰状态,真正的大战在大梦净土!
“幸会。”楚风回应道。
到了这个层次,神觉都极其敏锐,元世成、不死蚕公子等都能察觉到楚风的危险,各自散去。
嗖的一声,楚风远去,横渡岩浆海,在这里寻觅。
他不得不惊叹,这地方未免太大了,横渡上万里居然都没到头呢。
楚风认为,这是一片秘境。
火红的海洋中,零星点缀一些岛屿,寸草不生,火山口冒着浓烟,一副很可怕的景象。
一连三天,他都在独行,利用不死鸟呼吸法跟此地共鸣,寻找机缘。
终于,在第三天末他又有了感应,一头扎进海中,迅速朝下游去,深入数十里,看到一株草在发光,流光溢彩,颜色斑斓而绚烂。
仔细看,它有九片叶子,散发清香,并且让楚风的灵魂为之而颤动。
“九叶涅槃草!”楚风大喜,居然真有这种东西,对于很多人来说这就是神药,能让精神力暴涨一倍!
不过,这东西真的难以寻找,如果不被冲到岩浆海面上,这么广袤的区域几乎等于是大海捞针。
而且,这种神物每隔一段时期不采摘就会自己凋零。
楚风庆幸,幸亏掌握有不死鸟呼吸法,不然这东西融于这种恶劣的环境中,就是圣人来了都不见得能寻到。
毕竟,这片火海吞噬人的精神力,连圣人都不例外,只是对楚风不怎么起作用。
“啪”的一声,他将九叶涅槃草收进玉盒中,封印起来,而后哗啦一声冲出海面。
接下来,他又在这里搜罗了两日,再无收获。
楚风觉得该离开了,不能耽搁太久。
等他出从地底出来,沿着宏大的火山洞穴走出时,很多人也都在离开,因为都在惦记大梦净土的盛会,想早点赶过去。
“各位,都其请这边走,有收获的交上一株大药,没有收获的送上一些灵物。你们要知道,我们公子可是在这里帮了你们大忙。”
有人拦路,居然要收“保护费”!
新出来的进化者顿时不干了,凭什么这么霸道?这里是无主之地,从未有过这样的事。
不过有人注意到,早先出来的进化者有不少都嘴角淌血,显然负伤了,这让人凛然。
“你们知道,这里是不死鸟的巢穴,时常爆发火灾,尤其是刚才特别危险,整片古地都要炸开了,是我家公子帮你们镇压这里,才没有酿成惨祸。”
一个仆从样子的青年在那里开口,带着微笑,俯视所有人,而在他的后方有一个白衣公子正坐在一把藤椅上,闭幕眼神。
“这是谁,太嚣张了吧!”有人不忿。
“噤声,他们是天神宫的人!”有人低语。
立时有人撇嘴,道:“切,天神族都让人打残了,还这么霸道,有种去地球找楚魔王去,跟我们逞威风算什么!”
“注意,是天神宫,来自混沌中,不是天神族!”旁边有人流冷汗提示,他满身是血,刚才被重创过。
“地球?不久后,我们就会去那里打猎,至于你敢亵渎天神宫,掌嘴。”正在为那白衣公子捏肩的一个侍女开口。
然后,那青年仆从猛然出手,啪的一声抽了过来,刚才语气很冲、奚落天神族的那个进化者竟无法躲避,被抽了一个大嘴巴,当场惨叫,因为下半都烂掉了,接着下颌更是炸开。
这种手段太狠辣,让众人的脸色都变了!
“地球上的进化者算什么东西,等着被灭吧。”刚才出手的青年冷淡的说道。
楚风目光冷幽幽,心头不能平静,混沌中的天神宫竟有人来这片宇宙了?那是有真正神明坐镇的家族。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