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 辰东

第七百二十九章 轮剑扫天下

“啊!”
大天神发出大吼,这一击太猛烈了,妖妖爷爷的拳印宏大而浩瀚,宛若青天砸落,如同地狱倾覆,能量恐怖绝伦,打在他的右胸膛上!
他的这身甲胄号称凌天石甲,以混沌中的异种神石打造而成,坚固程度接近母金,是世间最珍贵的材料之一。
可是现在却被洞穿,拳印击在这晶莹璀璨的甲胄上,让它龟裂、崩碎,而后炸开一大片,甲胄碎块飞起来时像是恒星在解体,绚烂而又刺目。
当然最可怕的是能量在汹涌与倾泻,空间塌陷,一刹那诸多流星划过这里,那是星体在被震落。
大天神,真正的宇宙霸主级人物,他以神祇自居,前缀了一个大字,可见其雄心壮志!
可是他现在遭受重创,右胸被打出一个血窟窿,血液一下子就流了出来,让他怒发冲冠,比太阳还大的金色瞳孔闪烁冰冷与森然的杀机。
他咆哮间,一缕金色的血液从他嘴里喷出来,那是天神族的血精,蕴含着最为可怕的复杂符号,撞击向妖妖祖父的眉心,要打穿他的脑海。
“吼!”
妖妖的爷爷在低吼,他的口鼻间喷出的是浓郁的阳气,仿佛不属于这个世间,这种能量层次太高级。
阳气凝聚天地秩序,神纹交织在当中,挡在他的面部前,跟那口天神血撞击在一处,各种规则符号盛开,光耀宇宙!
一刹那,什么都看不到了,他们两人被无穷的神辉淹没,对于世人来说,这就是神战!
砰!
接着,神霞扩散,各种能量蘑菇云组成浪花,掀起风暴,宇宙中如同一片汪洋在涌动,盛烈而绚烂。
这种浪涛拍出去后,附近的行星在一颗接着一颗的炸开,化作齑粉,两人间迸发出的能量太恐怖。
大天神在闷哼,他的嘴角带着血,胸膛前有个窟窿,身体剧烈摇动,呼吸法在疯狂运转,捕捉宇宙中的能量因子。
此外,他的一条手臂在淌血,几乎被撕裂下来,还连着一点,他们刚才在贴身对抗,妖妖的爷爷一直抓着他的右臂,就差一点,便撕扯下来!
大天神咆哮,号称神明的他,居然一而再的被人打成重伤,横飞出去。
因为,这种伤已经伤到他的进化根基,这个级数的战斗,有诸般杀式,动辄就可以传递到灵魂上。
大天神胸膛起伏,呼吸急促,宇宙中各种已知的、未知的能量因子蜂拥而来,向着他的伤体飞去,修补其躯。
妖妖的爷爷完全是凭着一种本能在战斗,满身黑色的长毛,连面部上都如此,他的经历太可悲。
他来自阳间,经历坎坷,到头来又丧子,且失去孙女,一门三代天骄,只剩下他自己,此时虽然迷失,但是他的眼角依旧挂着几滴血泪。
他一声低吼,再次杀了过去,一种执念、某种潜意识在支配着他,要为自己的子嗣报仇,讨一个说法。
“老匹夫!”大天神避无可避,躲无可躲,只能接战,因为他感受到了对方的速度,出奇的快,绝对超越他。
“来吧,我杀你儿子,灭你孙女,他们不都是天纵奇才吗,皆被我扼杀,你能奈我何?”
大天神狭长的金色眸子中带着冷冽之意,他希冀,那支配妖妖祖父的潜意识因此而情绪波动剧烈,从而无法有效控制战意与杀意。
因为,他在心悸,怕这样一个怪物到头来真的凭着本能而杀掉他。
咯嘣!
在他的迎击的过程中,他那右臂接续在一起,胸膛的伤口亦愈合,所谓一滴血都可重生,更何况是他这种人。
大天神比他们这一族的后起之秀强上太多,没有被妖妖爷爷的阳气彻底压制,因此各种规则依旧在自身的掌控中。
锵!
他将断刀召唤过来,右手持着,劈向妖妖的祖父,而且身体在以莫名的轨迹移动,如同一条神鱼在摆尾,轻灵而飘忽。
轰!
此时他的能量是疯狂的,刀芒暴涨,他避开妖妖祖父的一次凌厉扑杀,同时闪开了那条母金锁链,利用对手神智不清醒,想要袭杀。
关键时刻,妖妖的祖父双目中带着无尽的杀意,避开天神刀,如同一只不死鸟在盘旋,华丽的翱翔,接着又扑杀下去。
而且,在此过程中,他的身体内的母金神链飞起,改变运行轨迹,这是非常规兵器,可以随时变向。
当!
大天神格外慎重,不惜拼着兵器再次受损,震开母金锁链,而后双掌与眉心同时绽放符文,激烈澎湃,淹没前方。
妖妖的爷爷双臂一震,不同不死鸟展翅,仙光艳艳,震溃前方的符文能量。
轰!
近在咫尺的大天神在施展其他法则能量时,他的背后,突然出现一条蛟龙尾,化作秩序之鞭,抽向妖妖的爷爷。
这是他的杀手锏!
他是鱼龙身,此时突然显出蛟龙尾,突兀的轰杀,让人防不胜防。
“吼!”
妖妖的祖父咆哮,预感到危险时,周身浮现一片又一片羽毛,全都是能量化成的,宛如不死鸟涅槃,羽毛脱落,为了蜕变,为了更强大!
果然,以他为中心,爆发的能量风暴震撼了宇宙星海!
大天神的蛟龙尾形成的秩序之鞭被震开,能量羽毛倾泻,漫天飞舞,绞杀一切,让大天神闷哼出声,那条尾巴血淋淋,险些断裂下来。
“喀嚓!”
在妖妖祖父的体外,电闪雷鸣,阳气直接浓郁了一大截,果然如同不死鸟涅槃般,更加强盛了。
阳气在他体外构建战甲,璀璨夺目,覆盖在他的躯体上,让他如同一尊战神复苏。
他又觉醒了一种能力,这是阳间的神技,原本在他意志完好时才能施展,但现在却被逼触发而出!
然后,在锵锵声中,妖妖祖父的体外,自背后腾起九道剑光,色彩各不相同,贯穿这片星海,气息太磅礴了。
宛若一头真凰张开翎羽,而后,在哧哧声中向前斩杀过去。
“杀啊!”
大天神也咆哮,强大如他这等境界,居然也在急迫的施展“天神附体”与“召唤天神”这样的秘术,有金色虚影莫名从虚无间走出,跟他融合归一,有金色的骨块从苍穹上飞来,融入他的躯体中。
虽然是能量,是符文所化,但是,能够从虚无中凝聚而来,这本身也透发着诡异!
当初,楚风跟天神子大战时,就遇到过这种秘术。
而强如大天神,居然也在召唤,这就透发着诡异了,略显恐怖!
轰!
妖妖祖父身后的九道不同色彩的剑光居然组合成剑阵,化成一个轮盘,成为剑轮,向前碾压过去。
这是真正的摧枯拉朽,属于阳间的绝世神技,在这片宇宙中出现。
大天神面色变了,竭尽所能对抗,两人碰撞在一起,迸发无量光,淹没星海!
轰隆隆!
激烈的厮杀,残酷的碰撞,到头来当的一声,大天神手中的断刀飞出去了,满是裂痕,一件究极兵器全面毁掉。
而且,他在踉跄倒退,所谓的召唤天神、天神附体,都没有挡住妖妖爷爷的那个剑轮,生生劈开他的防御,那是法则剑轮!
大天神差点被腰斩,而且身上密密麻麻都是伤口,全都深可见骨,他身上的战甲彻底崩开,不复存在。
妖妖祖父的剑轮也彻底暗淡,这种攻击消耗巨大,剑轮散开,重新化为九口不同色彩的剑体,直插宇宙间,巍峨如同撑天支柱!
吼!
妖妖的爷爷扑杀,这一次是致命的攻击,想撕碎大天神。
一向强势、以神明自居的大天神,心中颤栗,他害怕了,不敢再拼下去,因为他真的不是对手,这是死战!
无论速度是否能快过对方,他都在极力躲避,要构建虫洞,逃向宇宙边缘。
他想跟其他联盟者汇合,共击这个怪物!
他心中懊悔,他们分散在各处要道,一直在等待圣师从混沌中的残破宇宙出来,想要伏击他,结果没有料到在大后方反倒出现巨大问题。
这就导致,他们针对的方向完全错误,他大战到现在都没有等到救援者,那些人显然还在路上。
“不过,有些人该到了才对!”他眼眸中浮现冷色,立刻知道,就如同他没有救幽冥族巨头般,有人也没有第一时间救他。
这种结盟毫无约束力,打击没落的星球土著时,那自然可以走在一起,遇到硬骨头时,却各自有盘算。
“啊……”
大天神刚进虫洞中,就被妖妖的祖父一掌震开空间,生生打了出来。
他喷出三大口血精,焚烧着,就要施展禁忌秘术,不惜自伤躯体提升速度,想要脱离这片“死亡泥沼”。
“哗啦!”
然而,现在妖妖祖父的战斗意识像是在全面提升,比刚才更恐怖,体内的母金神链飞出,提前预判出大天神要遁走,而且算出要逃的方位,直接截在前方,刹那锁住了他。
大天神头皮发麻,心中一沉,被这个怪物接近到身前的话绝对没有好下场,他奋力挣扎。
让他惊悚的是,母金神链勒进他的血肉中,嗤嗤作响,像是要熔化他,无数铭刻在母金上的符文闪耀,他无法挣断!
轰!
妖妖的祖父藉此杀到近前,拳印举世无双,轰杀过来。
大天神极力对抗,符文流转,双臂交叉在一起,奋力对抗。
可惜,他挡不住,血液溅起的刹那,大天神惨叫,他的一条手臂都扭曲了,那拳印轰穿防御光幕,打进他的肉身中。
噗!
而且这一次妖妖的祖父的杀手锏不断施出,身后的剑轮再次重组,镇压而下,让大天神惊悚,被压在下方,他亡魂皆冒,将所有能量都从身体中祭出,抵挡那即将落下来的璀璨光轮。
噗!
妖妖的祖父出击,这一次彻底撕下他的右臂,放在嘴里就咀嚼。
这条臂膀离体后,居然化成一条蛟龙臂爪!
“啊……”
大天神凄厉长啸,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阵仗,一位可怕的敌手重创他后,还要吃掉他。
他通过妖妖祖父的眸子,看到的是日月炸开、星空崩塌的景象,还有无边的血海,他意识到,那是对方潜意识中的血海深仇,现在在报仇!
他还有些后悔,一再强调,他扼杀了妖妖与她的父亲,挑衅眼前的老人,说拿他能怎样?
结果,现在报复的时刻到了,他难道也要步天神族后起之秀的后尘,也要被生吞活剥?
一刹那,那条蛟龙臂就被吃掉了,而且,妖妖的祖父锁住大天神,抓住他的另一条手臂直接就啃咬!
“啊……”
大天神真的毛了,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可怕的对手,这是真正的狠茬子,要直接吃掉他。
“各位道友,你们可是到了?现在不出手更待何时!”他怒吼着。
因为,他这样对抗剑轮,自身动弹不得,瞬息间,另一条手臂被当成盛宴,也在被吃掉,蛟龙骨浮现而来。
这番景象被宇宙高大平台联手布下的特殊天眼监测到,各方势力都被惊的毛骨悚然,吓的不轻。
那可是大天神啊,居然要被人吃掉了!
“天神族的道友,我来了,你我共同诛杀此獠,什么地球的老牌神秘强者,都已迷失心智,送他上路!”
灵族的映照诸天级强者到了!
而更远处,一对冷漠的眸子,如同两轮血日,泯灭人类的感情,也倏地睁开,他是魏西林,当年西林军的军团长,如今已经映照诸天,亲自赶来。
不过,他的路程还远,没有第一时间杀到,在宇宙深处凝视。
“怪物,当年送你的子嗣上路,今天也杀掉你,一个也不留,斩草除根,凭你一个人也敢逆天?!”灵族映照诸天级人物驾临,轰杀向妖妖祖父的头颅。
嗡!
然而,就在此时,虚空突然裂开,一个面容极其俊朗的男子出现,脸色苍白,一头银发披散,他站在铜棺上,手持赶星鞭,轰的一声轮动开来,向前砸去。
太突然了,他是圣师,动用场域手段,突兀地出现,早先没有惊动任何人,他手中的赶星鞭抽在灵族巨头的后背行,打的他大口咳血,横飞出去,身体差点炸开。
“爷爷!”
在那铜棺上还有一个少女,钟天地之灵慧,美眸蕴含着热泪,在颤抖着呼唤,她是妖妖,也回来了!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