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 辰东

第七百一十一章 刺天穹

原本我是想将两章一起写出来的,但一看时间不能再晚了,好吧,就算一个大长章吧,回头再写一章去。
高台很开阔,一只三足金蟾正在挺着肚子,鼓胀着腮帮子,瞪着眼睛,盯着众人,十分不忿。
它算是瑞兽,有非凡本领,可以口吐金钱,落人秘宝与兵器等,实力很强。
它以为蛤蟆上来后也会跟老驴、东北虎一样,仗着和本家长得像,前来胡说八道,哄抬价格。
“我跟你不一样,我是瑞兽,在宇宙中我们这一族数量稀少,无论谁将我请走,都得当成供奉。”
三足金蟾鼓腮、瞪眼,在那里生气,冷笑着开口,非常自傲。
的确如此,进化者的大型战争中,这种生物经常会被请到阵前,一旦开战,必然有圣级的恐怖三足金蟾口吐漫天金钱,将对方的进化者大军的兵器给强行收缴。
由于这种生物及其稀有,即便没有组成进化门派,也都地位很高,被各族所看重。
所以现在三足金蟾一点也不担心,反而自傲,在那里生闷气,斜睨欧阳风,一副无比自负的样子。
然而,它多想了。
欧阳风登台后,满是金色斑纹的脸有些阴沉,上来后二话不说,对三足金蟾哐哐一顿乱踹,然后又将它拎起来,噼啪一顿痛殴。
“不争气的东西,我叫你成为俘虏,玛德,你还敢斜着眼睛看本大爷,看到你这怂样爷就来气,我让你是金色的,我让你也有金蟾身,这不是败坏爷的名声吗,以为你和我同族,你这个孬种,我打不死你!”
欧阳蛤蟆连踹带削,打的三足金蟾嗷嗷直叫,实在受不了,彻底懵了,它以为欧阳风上台后会拼命夸它,哄抬价格,到头来却是这么一个结果。
“诶呦我去!什么情况?”
一群人看到发懵,这次不是哄抬价格,怎么是胖揍啊?
所有宾客都无语,有人估摸着,这是抬价的最新手段,不走寻常路。
然后,有人起哄。
“再踹两脚三足金蟾也是那个价格!”
砰砰砰……
高台上,三足金蟾鼻青脸肿,通体金光都被打的暗淡了,它浑身抽搐,痛哭流涕,在那里求饶。
“别打了,都是蛤蟆,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三足金蟾被打口吐白沫,嗷嗷大叫,还有能量化成的落宝金钱一枚又一枚,洒落的满地都是。
欧阳风没有停下,道:“还拽文?我打死你这个死蛤蟆,我叫你变身成我的样子,我告诉你,爷是神兽,不是你们这一系的怪物,目前只是暂时处在这个状态。”
“我哭,这是我的本体啊。”三足金蟾大哭,然后,果断的变化为一个人。
相对来说它杀伤力不足,因此没有被禁锢,无神链洞穿肩胛骨等。
此时,他成为一个满脸都是金色铜钱印记的青年,委委屈屈,在那里承受欧阳风的老拳。
众人看的相当无语,尤其是后面等着被拍卖的那些圣子、圣女,觉得化形有风险,登台需谨慎。
“行嘞,兄弟,原兽平台上一群人为你点赞,全都夸你呢,赶紧收手吧。”大黑牛赶紧劝阻,怕万一打废三足金蟾就没法卖了。
东北虎、老驴顿时不高兴了,都吵嚷着。
“这叫什么事,我卖只猫而已,就被人骂死,欧阳兄弟殴打一只蛤蟆反倒有人夸!”
“儿啊儿啊二啊,真是不公啊,驴爷不过卖了头骡子,原兽平台上那群孙子就喊打喊杀,说我驴眼不识金镶玉,阿嚏!”
原因很简单,进化者的大战中,三足金蟾作用很大,也导致他们一向傲气,走到哪里都被人供着,颐指气使,动辄就挺着肚子,鼓着腮帮子,不拿正眼看人。
所以,现在看到有人痛殴这一族的天才,自然一群人叫好。当然,真要等到某个门派将它竞拍回去,那态度又是另一回事了。
嗖的一声,欧阳风跳下台去。
最终,三足金蟾跟天马圣子一个价格成交,大林寺的老猿三棒子落下后定音!
“发达了,想不到这些货居然这么贵,早知道楚风兄弟当时就该手下留情,少烧死几个圣子,这可都是六道轮回丹啊。”
不过,接下来的几个拍卖物就没那么抢手了,成交价格并不高。
“喂,那只双头金狮,看你这么威猛,实力也不算很弱,连一颗六道轮回丹都没有赚回来,你怎么这样便宜?!”老驴喊道。
周全、老熊王等也表示无法理解,说参与竞拍的人压价。
金色狮子王顿时有种想哭的冲动,被人俘虏拍卖也就罢了,已经够丢人,现在还在被人嫌便宜。
它真想一口咬死那头驴子,一巴掌拍死那四根犄角的人形怪物。
夜晚的东海,波澜起伏,一轮明月高挂,映照在海面上,不时被浪花拍碎成一片又一片碎银。
山岳般的大船上灯火通明,拍卖会有条不紊的进行。
楚风走出来了,他刚才跟金刚聊过,也意外发现四大异人中的银翅天神,跟他谈了很久。
银翅天神提到林诺依,询问楚风是否知道她的下落,自从林诺依消失后,天神生物每况愈下,别说跟域外进化者比,就是在财团中都垫底了。
一番相谈后,楚风离开,独自一个人站在甲板上,仰头望向星空,皱着眉头,心中略有怅然。
林诺依离开很久了,最近以来竟有些淡忘,不过当真正想起时他又叹了一口气。
因为,他有点怀疑,林诺依是否还在这片星海中,现在回想起来,她掌握的可是一座超星传承塔。
那座塔很特殊,居然能分成两半,如同阴与阳对立。
为此,他曾询问过妖妖,也问过明叔,那是地球上古时代最重要的能量塔之一,据悉曾被研究很长时间都没有弄透彻。
甚至,某位大人物还曾专门参悟它很多年。
直到楚风在紫金山地下发现妖妖的爷爷的秘密,再跟明叔通话时,明叔才告诉以前所提到的那个研究超星塔的神秘大人物就是妖妖的祖父。
妖妖的爷爷意外得到、研究很久的一座可分成两半的阴阳能量塔绝对不是凡物!
楚风觉得,林诺依能够意外获得上面的传承,肯定触发了某种因素,不然的话难有所获。
而且,他甚至怀疑,此时的林诺依不见得在这片宇宙中了,或许在混沌中的残破宇内?他不禁胡思乱想。
因为,妖妖的爷爷所研究的东西,都跟阳间有关,他想打回阳间去!
然后,楚风发现了亚仙族的映谪仙,牵着她妹妹的手,也来到另一边的甲板上,过来观看复苏后的地球海景。
显然,她们不是单纯的细赏美景,旁边还跟着一位老妪,在眺望夜色下的东海,在观看灵气浓郁度。
“唔,当年的海底洞府不少,估计最出名的几座还要等上一段时间才有可能出世。”
老妪嘴唇翕动,无丝毫声音传出,但是楚风火眼金睛,看的真切,能通过她的动作读懂宇宙通用语。
“啊,楚风大魔头你也在,要知道,人吓人吓死人。”映晓晓叫道,他们发现楚风。
楚风很自然的走了过去,套近乎,拉近关系,他很快还会进入星空中,如果能避免的话,他不想举世皆敌。
前十大中有一个天神族就已经够他忙活了。
“楚风,你洗劫过我们,抢我零食。”银发小萝莉叫道,哪壶不开提哪壶。
下一秒钟,她的嘴巴就被楚风像变戏法似的用某种零食给塞上了,呜呜说不出话来。
然后,楚风跟映谪仙交谈起来,一副相见恨晚的样子,无比的热情。
旁边的老妪相当的古板,站在那里面无表情,直到最后数次看向楚风,一副防备大尾巴狼的样子。
这让楚风相当的无语!
“楚风,你解开过我姐姐的腰带,那条秘宝呢?!”银发小萝莉口齿不清,一边吃东西一边叫嚷。
“这个,还你们。”楚风在空间手链中翻找,然后,有点冒虚汗,因为里面有好几条,忘记哪跟是星空下第三美人的了。
银发小萝莉手疾眼快,一下子都给抓出来了,哇呀呀直叫:“这么多,都是女士的束腰带,你这个色狼,坏事做尽。”
正在这时,朱雀仙子正好走出,就是冲着楚风来的,一眼望到自己的那条腰带。
在她身后,还有始魔族的元媛。
这两位来头都很大,也是排位极高的丽人,一起盯住楚风!
“我还有事,咱回头聊!”楚风一把夺过几条用捆灵绳炼制成的特殊腰带,塞进空间手链中,转头跑了。
他可不准备同时应付几个女人,哪怕冰释前嫌,化解误会,也得一对一的慢慢来,都堵在一起的话,那估计会出事,会被人一起讨伐。
“兄弟,你要的天涯咫尺、神足通、缩地成寸,分别都有人提供了前三卷!”大黑牛看到他,带着笑容传音。
楚风顿时大喜,他有天涯咫尺前两卷,也曾在其他圣子身上缴获到缩地成寸第一卷,星空中出名的与速度有关有的妙术就是这几种,每一种若是齐全的话,都堪称神技!
他想都研究一遍,找机会相互印证,希望可以提炼几种妙术中的精华。
此时,楚风眼中神芒隐现,在扫视所有宾客,他一直在提防,避免有域外的人进来掺乱,造成不必要的伤亡。
因为,这次来的人中有些真正的绝顶年轻高手,比如元世成、映无敌、天命仙体、不死蚕公子、孔雀族的纪呈等。
这还是明面上的,那些隐藏身份的人就不必说了。
“嗯?!”他火眼金睛,能看透一切虚妄,此时眉头一皱,还真要出事不成?
他感觉到有几人的能量气息很古怪,表面看起来很普通,但是,他用火眼金睛可以看清,他们的体内如同大火球,又宛若太阳,很璀璨,藏着恐怖的能量!
在拍卖会进入热烈阶段后,楚风找了个机会,背对他们,给他们一个很好的出手的机会。
而暗中,他手持从元磁圣体那里夺来的瑰宝——神磁山印,时刻准备发难。
这东西异常稀珍,以神磁为主,同时还粘着部分磁髓,对于场域研究者来说这相当于一件最犀利的兵器,能控制与加持场域,更能增强元磁能量等!
他早已在这艘大船上布下大量的元磁石,对船体进行过改造,就是为拉防备域外有人来捣乱!
“天啊,居然是一颗天神舍利!”有人惊叫。
拍卖会进入到**阶段,天神族圣人殒落后所遗留的精华骨珠被称为天神舍利,居然被拿出来拍卖。
“可惜,这颗天神舍利子中的精华早被吸收干净,对于我等来说没有大用,对于天神族来说纪念纪念意义不小,因为天神舍利一般都是绝顶圣人殒落后所留。”
此时,大黑牛开口,道:“这破珠子没什么用,是我们打扫战场时从天神族一个老梆子的尸体上找到的,只是个纪念物。谁想竞拍?很便宜,底价也就八颗六道轮回丹而已。”
众人都没法说话了,暗中诅咒,太心黑了。他们知道,这是为坑天神族而准备的底价!
大黑牛道:“没人要吗?太可惜了,那就算流拍吧,回头我镶嵌在战靴上,这么锃亮的珠子多好看啊。”
这跟好看有什么关系,众人腹诽,一族之内自古至今又能出现多少位绝顶圣人,其舍利子就等于那位圣者的尸骨。
天神族这样的道统,怎么可能容忍外族尤其是被他们扫灭与征伐过的对手的后人这样折辱?
“老夫参与竞拍!”
最终,星际网络上,天神族有人开口,出价八颗六道轮回丹,这绝对是在咬牙吐血开价。
这顿时引发轰动!
也就是在此刻,在拍卖会让各路人马情绪高涨时,楚风感觉到,身后那几个人有三人动了!
他们有人悄无声息,像是暗夜中的狩猎者,逼近楚风!
也有人跟其他竞拍者一样,表现出剧烈的情绪波动,大声吵嚷着,但是却在不经意间已经临近楚风!
还有一人,不小心跟将手中的红酒洒落一些,假装整理仪容,事实上取出大杀器,那是一堆紫晶天雷,要轰向楚风!
嗡!
一刹那,大船摇动!
场域符号密集,那几人被隔绝,一座黄金炉出现,全都是由金色的符号组成,将那三人包在当中。
接着,他们一瞬间腾空而起,随着黄金炉浮现在夜空中,矗立在离大船很远的上方天宇中。
三人愕然,身体都僵住了,因为被困场域符号构建的神炉内,无法脱困,最为可怕的是,其中一人手中的紫晶天雷有一枚被引爆了。
轰!
下一刻,天空上发生大爆炸!
“啊……”三人惨叫,因为几颗紫晶天雷相继被引爆,在那狭小的场域黄金炉中,他们避无可避,被恐怖的能量吞噬。
到了后来,黄金炉也解体了,可见能量之强!
三人在瞬间变成血肉碎块,成为残尸,都被炸死了。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许多人惊叫,一片慌乱。
“楚大魔头对我们下手了,诸位快出手反抗,我们一起逃出去!”有人趁乱大吼,蛊惑人心。
楚风看的明白,正是被他盯上的那个团火中的另外两人在鼓噪,想要扇动所有人一起出手。
毕竟,这里还有映无敌、元世成、天命仙体等一群绝顶年轻强者,真要拼死一战的话,未尝不能灭掉楚风!
楚风开口,声音震动东海,道:“各位不要慌乱,几条杂鱼而已,想要搅乱拍卖会,而现在更是想趁乱兴风作浪,不必惊讶,都请坐好,我拿下他们!”
嗡!
就在此时,人们发现一座火红的神炉浮现,将一男一女笼罩,裹带着他们藤上高空。
此时,楚风手持神磁山印,面孔冷漠,盯着高空,道:“你们找死!”
他动用全部手段,以场域炼化天空中的两人,其中那个女子惨叫着,当场化成飞灰。
所有人都骇然,因为感应到了,那是一位餐霞境界的高手,结果都没有支撑片刻间,就被灭杀。
一时间,众人都对楚风忌惮不已!
场域符号构建的火红炉体中还有个黑袍青年男子,此时,他仰头咆哮,背后浮现出一对黑色的羽翼,猛力扇动,黑雾滔天,他如同一头堕落天使般,爆发无量威能。
“接近金身境界了,这个人好恐怖!”
“那是……”有人震惊,看到那个黑袍男子的袍袖的标记,那是一根黑色的长矛刺透苍穹的图案。
“天啊,他是刺天穹的狩猎者!”有人震惊的喊道。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都凛然,感觉毛骨发寒。
刺天穹,宇宙中的一个刺杀组织,也是一个无比强大而又历史久远的恐怖道统,门人都是杀手,以狩猎者自称。
他们平日间接各种悬赏,去刺杀目标,用以磨砺己身。
他们的恐怖,整片星空无人不知!
因为,他们连刺杀圣人的任务都敢接,敢杀圣人!
而且,他们能成功,斩过圣人的首级,这种战绩着实让各教惊悚,谁不忌惮,哪个不害怕?
现在,楚风被他们盯上了,有人来猎杀他。而且,看样子这是一个种子级的狩猎者带队。
果然,这个人无比强大,在火红的炉体内,他没有死去,还在对抗,想要冲出来,眼神森冷,盯着楚风。
不过,数次努力后,他都失败了,没有能闯出。
然后,他抬手亮出一块青铜牌,对楚风晃了晃,上面写着一个赦字。
很多人倒吸冷气!
“什么意思?”大黑牛不明其意,忍不住问道。
“这是刺天穹的种子级狩猎者,那是该族大能赐下的神牌,他们若是被捉,可以出示此牌,保住一命。”
“特么的,来刺杀我们,还想凭一个破牌子保命,做什么千秋大梦!”大黑牛、欧阳风、老驴等人都怒了。
“刺天穹的大能,那是宇宙中最恐怖的存在,可以狩猎亚圣,刺杀圣人!”有人小声道。
“见此牌当放人,算是尊重刺天穹的大能……”有人在开口。
正在此时,被困在火红炉体中的那个种子级狩猎者再次晃动手中的青铜牌,眸子冷冽。
楚风开口,道:“刺杀我后,还这么冷艳高贵,一语不发,一而再对我摇动铜牌,在命令我,还是在催问我?敢如此轻慢,你是找死呢?还是找死呢!刺天穹,又能如何!”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