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 辰东

第六百九十五章 开战

整座岛屿灰蒙蒙,被云雾遮拢,岛上全是石头以及漫长岁月前留下的少量枯死老树,而今腐质化。
岛外,东海浪涛很大,不断拍打向岸上。
显然,这一次上百个进化门派联手,人手充足,最起码不缺少场域大师,足有八人在此,联手破楚风布下的场域。
其中两人更是巅峰级的场域大师,不见得比楚风弱,不过年龄实在太大了,连头发都快掉光了,佝偻着身体。
楚风平静地看着,他布下的场域在两个老牌场域大师以及另外六人的联手下,逐渐被拆掉。
一艘又一艘战船,密密麻麻,横在海中,将海面封锁!
大船能有数十艘,都是神子、圣女人物的座驾,而小船更多,是那些圣子的手下与追随者。
很多船都已经靠岸,各族的进化者相继登岛,这是要围猎,想将黄牛、大老黑、欧阳风等人彻底铲除。
这一次域外的人大举进攻,兴师动众,一个个都杀气腾腾,可以看到部分圣子都不加掩饰,带着狞笑。
东北虎、老驴、周全等都火大,咬牙切齿,这是在抄他们的老窝,要全灭啊!
如果不是这次他们整体进化了,肯定要被杀个干净,遭受血洗,域外这些人太霸道了,摆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架势!
“嗷……”猛兽一只又一只,全都很凶悍,这些都是坐骑,一大群莽兽骑兵登岛,血腥气扑鼻。
大黑牛、吴起峰、老老喇嘛等人都一凛,就是楚风都在吃惊,这是一支真正经历过不知道多少场血战洗礼的队伍。
他们来自天神族,显然动了杀心。
因为,天神族最为愤怒,他们死在楚风手中的人最多,连神子与圣人都殒落,这是不能接受的损失,算是奇耻大辱,他们是联军的发起者之一。
“天神骑兵!”楚风低语。
自从进入宇宙后,他了解到很多事,天神族的骑兵很有名,在战场上呼啸而过时,那简直是排山倒海,摧枯拉朽。
这一支骑兵比许多圣子联手都要厉害,得严加防备。
因为,他们可以凝结为一体,彼此能量互递,真要攻击目标时将会整齐划一的同时打出一击,非常恐怖!
“待会避开这支骑兵的锋芒!”楚风道,他准备找机会亲自下手。
接着,一群凶禽羽毛发光,跟金属铸成似的,气息骇人。
后面跟着火蜥蜴、飞蛇、彪等,鳞甲森森,跟着飞进岛内。
如一片乌云飘来,铺天盖地,这群生物都很凶猛,带着强大的压力,让人不得不神色凝重。
然而,虚空突然轻颤,这群飞天的生物都慌乱,向着地面坠去,有的更是直接砸在地上,出现深坑。
岛屿的半空中有秩序符文,带有一定的压力,大多数生物都不能飞天,只有个别例外!
“登岛!”
短暂慌乱后,迅速平静下来,后方有人冷漠说道,各族强者先后都动身,就是那些圣子等都不例外。
这一次,有妖族奇才带队,找到正确的位置,寻到不灭山,大部队一路跟下来,自然都能上岛。
“终于上来了,上一次我族的几名老前辈死在岛上,真是遗憾,这一次我为你们报仇!”
万星体徐成仙来了,他带着冷意,上一次灵族有几名老者想要吃独食,不带其他族的人马,跟着妖族天才登岛,结果全灭。
当然,那一战黄牛他们也损失惨重,差点都死掉,而昆仑大妖有些人更是被杀。
“一会儿挑选坐骑,我选那头金色的小牛。”徐成仙开口。
他很年轻,至今才十七八岁而已,如果吴轮回没有出世,他算是宇宙中最赫赫有名的天纵奇才。
再加上他是万星体,无论走到哪里都神环加身,被世人所瞩目。
后方,幽冥族一位中年男子走来,赫然是塑形境界的高手,也是楚风口中的老天才!
该族神子被楚风击毙,他们花费不小的代价才送进来这样的一些高手,他点了点头,道:“我选那头大黑牛。呵呵,我不需要当坐骑,我要烤了他,留着吃!”
西林族的人开口,道:“唔,我们要那只蛤蟆,带回去解剖,研究一下,它总是说自己体内流淌着神血,我们看一看是否如此。”
海面,虚空飞舟上,大黑牛、欧阳风都脸色沉了下来,很想发火,那群人还真是肆无忌惮,来到这里要傲气无边。
六臂族的圣子开口,道:“唔,我选那只黑色的大獒,看起来不错,我这人喜欢打猎,以后去其他蛮荒星球狩猎,手中牵着一只异种神犬倒也不错。”
这是宇宙中的一个强族,是天神族最强大的盟友之一,因为这一族本身就能排进宇宙二十几名。
该族修炼到一定层次后,不仅拥有六臂,还会拥有三颗头颅。
现在这位在宇宙中年轻一代中能排名三十左右的圣子,露出的气息很可怕,因为他非常强大,左肩头上鼓起一个包,第二颗头颅要开始发育了。
“毕竟曾经在不灭山呆了这么长时间,想来他们身上有些秘密,我们也挑选一些坐骑吧!”
其他圣子、圣女也纷纷开口。
“不然的话凭这颗早已经没落、也只留下前人遗迹的低等星球,它上面的野兽还入不了我们的法眼。”
后方,绿竹舟上,大黑牛、东北虎、昆仑大妖等人听闻后勃然大怒!
这些人全都登岛,天神族、大梦净土、西林族、灵族、大齐皇朝等,联军队伍很庞大,曾经更楚风交手的道统都派出了人马。
放眼望去,岛屿上的人马黑压压一片,这是真正的扫荡,要进行屠城灭族之举,哪怕这里没有城池。
“楚风你在吗?听说你偷偷摸摸逃进星空,又听闻你可能在近期回来了,滚出来!”
天神族的强者喝道,他们的那支天神骑兵更是一起喝吼,霎时间,震动天地,如同山崩海啸般,声势浩大。
这支骑兵都举着兵器,一起指向前方的不灭山那里,整齐划一,凝结为一个整体,果然气势骇人,能量恐怖!
“这支骑兵可以击溃一些塑形境界的进化者联手之力!”楚风道,提醒身边的人。
“楚风滚出来,爷杀你来来了!”天神骑士中有人喝道,其他各族的人马更是在鼓噪,大声呼喝。
“哈哈,不在吗?给我杀,向前推进,从此不灭山被我们占据,长期驻军!那群野兽,什么黑牛、野虎、蠢驴、恶犬,你们这群野兽都给我滚出来,跪地求饶方可饶过一命,等我们挑选坐骑!”
域外这群人太霸道,各族圣子站在一起,跟着大军前进,要扫平不灭山中的进化者。
“特么的,这群域外杂种太张狂了,出手吧,老虎不发威他们真当我是病猫啊!”东北虎闹心,都要发狂了。
“飞扬跋扈,不杀几个人,他们不知道马王爷三只眼!”马王使劲摸自己锃亮的大光头。
至于大黑牛、欧阳风以及昆仑大妖等人更是在运功,心中憋了一口恶气,恨不得立刻杀过去。
“准备动手,在他们接近不灭山的山门时,我先出击,解决那两个场域大师巅峰级的老者。”楚风道,跟他们商量好动手的各种细节。
因为,那两位场域大师都暗中做了布置,这是要张开口袋,等着人往里钻呢,提前准备了足够多的场域手段,可以瞬间祭出各种玄磁旗,从而封住对手。
“楚风还有地球上的那群野兽,你们在吗,还不滚出来!”天神族骑士喝道,其他族的圣子等也跟着大笑起来。
更有一位圣子站出,道:“金蛇皇朝金鸿在此,地球上的野兽可敢一战,我一个人打你们全部!”
这是一头金蛇,火车那么粗,盘绕成蛇山,它懒得化成人形,浑身金光大盛,在那里叫板,是金蛇皇朝的一位皇子。
楚风低语道:“嗯,这些都是紫晶天雷,可惜,不是我渡劫炼制的,是在天神族乱神海以及西林族建造黑牢的死星上抢来的,你们分一分,等我动手后,你们找合适的机会投掷出去,先轰一波!”
“好,炸翻他们!”
一切准备就绪!
“哪个敢来,出来一战!”金蛇皇子再次大笑道。
哧!
这时,楚风竭尽所能,动用出最强大的能量,施展天涯咫尺与阳间的神技——闪电拳!
可以说,他的速度前所未有,快到不可思议,超出众人的想象!
天涯咫尺就不用说了,而闪电拳还可以进一步提速,牵引人的肢体,按照神秘轨迹前行,恐怖无边,有种魔性!
结果,几名场域大师那里,轰的一声,直接炸开,爆出一片血雾,几人被闪电拳打的崩碎,形神俱灭。
接着,楚风如光似电,横过战场,噗的一声,将那耀武扬威的金蛇皇子击中,庞大的黄金蛇躯顿时血液四溅,它凄厉惨叫起来,痛苦无比,而后砰的一声从躯体中间断裂为两截。
楚风用极速与阳间神技直接一拳打穿他的躯体,就这么横冲过去,骇人无比。
这还是因为,它不是楚风的主要目标,楚风是冲着天神骑兵而去,只是沿途上顺道给了金蛇皇子一击,不然的话真要有心专门杀它,金蛇皇子必死无疑。
果然,楚风太快了,阳间神技闪电拳可以加持速度,让他看起来如同一道流光般,众人反应不过来,他就已经到了那支天神骑兵的后方。
这支骑兵数百人,面对不灭山方向,举着兵器对山门那里叫阵。
现在楚风突兀的从后方杀来!
到了近前后,他不用再加速,果断取出一柄暗红色的长刀,而后双手握着,轰然一声轮动起来,向前扫去!
一刹那,光芒暴涨,赤红刀气冲霄,杀机滚滚,惊世骇俗!
不要说这座岛屿上,就是东海中都大浪拍天,惊涛万重,剧烈激荡起来,席卷天地。
噗!
成片的血光爆开,楚风这一刀可谓横扫千军,从背后杀来,一刀就劈死七八十人,刀芒贯日。
因为,天神族这五百骑兵没有防御背后,没有能第一时间连接为一体,实现能量共享而进行防御。
不然的话,这支骑兵可灭二三十名塑形境界的高手!
楚风既然杀进队伍中,哪里还会给他们机会,轮回刀横扫,血光迸溅,噗的一声,这次更加可怕,在人群中挥刀,在队伍中大开杀戒,一刀下去,九十几人被斩杀,横尸岛屿上。
敌人闯进来了,天神族的骑兵大乱,无法凝结为一体,内部遭受严重破坏,战阵彻底被破掉。
“楚风!”天神族的一位统领大喝,目眦欲裂,这是他们准备的杀手锏,是经历过血与火洗礼的一支强军。
最为重要的是,这些人都很年轻,都是挑选出来的精英,未来是要挑大梁的骨干,这样死去,太不值得了。
“天神族都献上头颅,滚过来!”楚风大喝,在人群中暴起,用天涯咫尺俯冲过去,用闪电拳带动身体提速,另一手则挥动轮回刀。
锵锵锵……
半空中,火星四溅,天神族这位塑形境界的中年大高手奋力跟楚风争锋,但到头来还是噗的一声,被楚风一刀削掉首级!
这一切太快了,楚风横杀而来,并且在千军中直接摘掉天神族那名统领的头颅!
场面有些震撼,岛屿上许多人惊呼、大喊,更有不少人张口结舌,身体冰冷。
“楚风,你还敢出现?给我杀!”灵族万星体徐成仙第一个反应过来,大吼道,带领众人向前冲。
与此同时,黄牛、欧阳风、大黑牛、老喇嘛等人驾驭绿竹舟出现,正式登岛!
楚风用暗红色长刀指向徐成仙,道:“万绿体,你给我滚过来,削你首级!”
万绿体?万星体徐成仙闻言勃然大怒,杀气滔天!
“万绿体,你是欧阳大爷的,本神王打不死你!”欧阳风大喝!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