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 辰东

第六百一十五章 冥土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夕阳下,大漠壮阔,原本有塞外苍远与荒凉之感。
可是,一瞬间,遍地都是蓝色的彼岸花,是这样的突然,沙漠中蓝色的花瓣晶莹剔透,让人心醉,很不真实。
薄烟腾起,雾霭弥漫,一切都是蓝色的,宛若一片神秘国度开启,一片古老的世界呈现出来,跟大漠对接在一起。
楚风站在这里,有些发呆,当初所见景象再现,他心头震撼。
此刻,天边的红日都化作蓝色,非常妖异,挂在地平线上,透发出幽幽蓝光,普照蓝莹莹的光辉。
哪怕经历过这一次,可再次看到干旱的沙漠中突兀的生长出无穷的蓝色彼岸花,楚风还是深感震惊。
这是如何形成的?
今非昔比,他现在拥有火眼金睛,仔细凝视,在蓝色花粉扬起时,在雾气腾腾之际,他看到了一片古老的土地,要跟这现实的沙漠对接。
并非错觉,彼岸花开,居然在开启一片旧土,有一片历经光阴洗礼的神秘国度,在远处浮现出来。
楚风倒吸冷气,他当初看不到这些,是错过了什么,还是避过了大祸?他不得而知。
他不想节外生枝,换作平日,他会有强烈的探索**,可经历过炼狱空间一个多月的苦熬后他只想尽快回归,跟父母、亲朋相见。
因为,他怕现在去探索,或许会深陷那片古老的土地上。
“咦?”
楚风露出惊容,花粉散开,蓝色雾霭升腾,在虚空中构建出一些景物,轮廓清晰,这是一座浮桥,连接那片古老的国度与他这里。
怎么回事?这是在引他上路吗?
楚风没动,安静的站在这里,盯着蓝色雾霭还有前方的古代遗落下来的一块旧土。
他闻到了淡淡的馨香,是彼岸花香吗?
“并非所有花粉都对人体有益与促进身体进化,当初就我就遇到过这铺天盖地的蓝色花海,并未觉察到有什么影响。”
楚风皱眉,他很谨慎,因为这蓝色的彼岸花太诡异了,出现的时机让他格外慎重对待。
楚风曾跟黄牛提及过蓝色彼岸花的事,当时黄牛曾神色凝重,告诉他,蓝色彼岸花其实只有一株,其他都是它的根须所化。
而且,传说,蓝色彼岸花涉及到了一位震古烁今的强者,当中的水很深。
接下来,彼岸花越发璀璨,花粉化成浓重的蓝色雾霭,简直如同水波般,浓度非常大,简直化不开。
此时,这花粉蓝雾构建的桥梁越发的真实,甚至上面有花鸟鱼虫等各种斑纹,还有神禽、仙兽浮雕等。
此外,虚空中,一道又一道人影浮现,也是蓝色雾霭化成,拥簇一辆由八头蓝麒麟拉着的战车,沿着桥梁向这里而来,像是要接引楚风登车。
楚风倒吸了一口凉气,还真是妖邪,这是真实的吗?他都有点怀疑进入梦境中。
彼岸花开,漫天花粉,蓝色雾霭居然可以演化出这些,这是邀他踏足那片古老的国度吗?!
“嗯?!”
楚风露出惊容,他的精神要离体而出,要漂浮到半空中的那座桥梁上,同时间,那辆神兽战车停下,像是在等待他上车。
自身精魂即将离体?他悚然,绝不能去!
楚风运转盗引呼吸法,守护精神,一瞬间跟肉身凝结为一体,分布在每一寸血肉中,交融在一起,不可分离。
同时,他取出石盒,手持黑色符纸,在这里严阵以待。
刚才有些可怕,他几乎要失魂,险些被接引到半空中的桥梁上,若是在这里精神体出窍,天知道会发生什么。
“民间传说中,九幽冥土有些鬼差负责勾魂,接引将死之人的魂魄,难道我遇上这种事了?”楚风凛然。
“也不对,我生命体征蓬勃,即便有那些生物,有那种诡异之地,凭什么来拘我的魂?!”楚风目光湛湛。
随后,他想到了民间的另一种传说,冥土中的大能偶尔会请阳间出名的人物赴宴,便是请他们的精神前往,灵体赴会。
楚风面露古怪之色,难道他遇上了这种事?彼岸花所在的神秘旧土中,有巨擘将要宴客,邀请他前去不成?
他惊疑不定,这种事匪夷所思,须知,天地异变前,他哪里信这些,统统视为纸面上的牛鬼蛇神。
而现在,他居然在经历这种事,还真有这种诡异之地,九幽冥土存在于世间中?
他去过轮回之地,见证了光明死城,现在出现这种地府般的古怪世界,令他情绪起伏,很是吃惊。
轮回之地、冥土等,在楚风看来应该是一个地方,可是现在看,这些有关联,但也有诡异不同之处。
他没有想到从轮回之地刚出来,就遇上这种事。
楚风思忖,自己似乎真的跟轮回、冥土“有缘”,思及当初,自己就是在这里遇上成片的彼岸花,然后去昆仑时在山脚下捡到石盒。
现在证明,石盒其中的一个侧面跟轮回之地有关,那山川图就不必说了,太神秘,居然在石盒的那个侧面上有数十个金色符号,跟轮回之地磨盘内部的字符一模一样!
如今,他从轮回之地出来,又来到彼岸花开之地。
这像是一个轮回,一个循环。
当年从这里去,如今从那里归。
这时,半空中蓝色雾霭越发的浓郁了,构建成的桥梁从这里而起,一直通向那片神秘旧土中,半空中八头蓝麒麟嘶鸣,摇头摆尾。
更有些人载歌载舞,通体发出蓝光。
楚风稳固精神,不让灵魂出窍,他并不想无缘无故被人这般接引走,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然而这一刻他震惊了,桥梁上传来一股神力,吸附着他腾空而起,这次不是精神离体而去,而是肉身腾起,落在蓝雾桥梁上。
肉身进冥土?这在传说中,乃是肉身成圣的体现,或者说自身阳气浓重,精神与血肉不可分割,无惧地府的侵蚀,可以进去!
“哎呦!”
楚风怪叫,他刚从炼狱之地逃出来,远离轮回,现在又要进疑似冥土的地方,这让他弓起身子,浑身绷紧,准备逃遁。
“小友,既然来了,何不来赴宴。”
蓝色雾霭翻涌,一道声音传来,让他躁动的心宁静不少,接着,他发现坐在了蓝麒麟战车上。
他的血肉之身,居然也能坐在这上面?
他在地狱之门那里被雷霆劈的不轻,现在身上还剧痛呢,身上有些焦黑痕迹,现在接近那片神秘旧土后,他越发觉得肌体生疼,宛若在被刀割。
阳间的活人不能进地府,这是共识,可现在他的肉身却在进类似的地方,让楚风感觉大为不妥。
“这样经常熬炼,以后说不就能肉身成圣,依靠血肉之躯出没冥土中,如在阳间行走。”那声音再次传来。
最后,楚风从桥梁上落下,进入一片神秘国度中,这像是另一个世界,黑色的土地,阴气腾腾冒起。
路上,许多人来赴宴,如一群蚂蚁共同托着一张蒲团,上面端坐着一个没有血色,浑身冰冷如鬼的老道人。
还有,一头蛟龙吞吐阴雾,显然是灵体,吐纳蓝色雾霭,来到冥土中。
也有巴掌高的石佛,浑身流血,向冥土中走去。
这些灵体形态不同,都很有特色,应该都死去很多年了,但依旧有精神不灭,来此地赴宴。
楚风保留肉身,简直是鹤立鸡群,跟着大批特殊的生物走到这片神秘旧土深处,然后他看到一株巨大的彼岸花,通体为蓝色,扎根在那里,如同一株参天大树。
在他看来,这应该就是蓝色彼岸花的母体,其真身就在这里。
在蓝色彼岸花树下,有一个人盘坐,浑身朦胧,像是一团蓝光,与众不同,正是此地的主人。
而宴会也开始了,这些生灵推杯换盏,交谈热烈,兴致都非常高。
然而,楚风一句话也听不懂,因为,这些疑似都是阴间的鬼物,居然跟宇宙通用语完全不一样。
最为让他感觉诡异的是,双方就是精神波动都不一致,无法破译他们的意思。
楚风傻眼,就这么傻坐着,身在冥土中,肉身越发的难受。
还好,此地的主人,蓝色彼岸花树下,他开口,跟楚风交谈。
“天地异变时,自从第一眼见到小友,我就感觉熟悉,深刻怀疑,难道是那个人回来了,在世间显化。”
还好,此人的声音与精神波动可以被楚风捕捉,依旧是这个宇宙的通用语。
“你……什么意思,难道有人在轮回,你认为我便是你说的那个人?”
“不,你不是那个人。”彼岸花树下,那团光中的人开口叹息,又道:“这世间怎么可能会有真正的轮回。”
当楚风听到这种话,顿时惊愕,如果没有轮回,没有冥土,眼前见到的这些是什么,他在光明死城看到的石头磨盘又是什么,那条轮回路又该怎么解释?
甚至,他还曾亲手在一些超级魂体上刻字,见证他们去轮回。
“这个世间,只讲进化,严格意义上来说,没有轮回,有的只是生命名次的跃迁,生命形态的改变。至于你所见到的,经历的,我或许能猜到,那终究是伟大的进化者以超越世人理解的手段造成的。比如,你向他祭拜,给他送上贡品,实现等价交换,他才庇护你去进行生命的涅槃,开始一段新的旅程。”
楚风听到这番话后,一阵发懵。
他思忖很长时间,还是觉得,然并卵!因为,很多事根本没说清,没有说透。
楚风揣摩片刻,想到了轮回路尽头的那尊泥胎,在享受稀世供品,难道昔日是一个伟大的进化者?
“你还没有到一定层次,就当轮回来理解吧,有些事情可能这样看起来更透彻。”彼岸花下,那道身影这般说道。
而后,他告知楚风,这片宇宙出问题了,有域外的转世者降临,就此以后,各地都将不安。
因为,有其他宇宙的人终于发现这片宇宙废墟。
“什么,宇宙废墟?!”楚风惊叫。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