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 辰东

第一百五十三章 圣树

呼啦一声,整座牛王宫都空了,所有人都跑了,一个都没有剩。

就是楚风也跟着两头牛冲了出去,这些异类非常疯狂,就跟赶着要去投胎似的,一窝蜂的狂奔。

神树出现,震动整片昆仑。

毫无疑问,马王最快,直接显化出本体,成为赤红色的汗血宝马,晶莹透亮,浑身都是赤霞,宛若天马降世,神骏无匹。

它迈开四个巨大的蹄子,直接突破音障,可谓一马当先,在它后面的人全都听到了空气传来的恐怖爆炸声。

轰隆隆……

跟九天落雷似的,这座山体上音爆声不绝于耳!

一眨眼它就消失了,如同天马横空而去。

盘王也很强,依旧是人形,但是张嘴吐出一道白光,挂在高耸入云的山峰上,那是蛛丝,她就那么直接从悬崖上跃了下去。

她一身宫装,身段婀娜挺秀,齐腰的的绿色长发飘舞,肤若凝滞,现在跟凌空虚渡的仙子般。

而且,她不是直接落到山脚下,是想荡到对面的山崖上去,要走捷径。

雪豹王也动了,白发披散,风驰电掣,周围的空气全面炸开,飞沙走石,他的速度同样恐怖,初始阶段不弱于马王,就是持久力稍差而已。

“吼……”獒王一声大吼,依旧是中年人的样子,黑发披散,直接就俯冲向山下,他实力恐怖,根本就不怕山势陡峭伤到己身。

对自己速度自信的自信的狠茬子全都动身了,觉得速度有所不如的则召唤猛禽,要横渡长空。

兽王下山,各显神通。

楚风跟两头牛在一起,坐在一头乌鸦身上,它通体乌黑,体形巨大,足有数十米长,荡起狂风,一路呼啸而去。

“呱!”

这头乌鸦张嘴,响声巨大。

“别叫了,太丧气了。”大黑牛险些捶它,感觉乘坐这头不祥的鸟上路,好运可能都被败光了。

“是,大王,呱!”乌鸦大叫,如一股黑风般俯冲向远方的一座山峰。

在路上,黄牛简单告诉楚风情况,目的地就是不久前发现的那座地宫,当时里面空空荡荡,没有什器物。

但有一行字:枯木逢春,神根复苏。

当时,他们什么都没有找到,所谓的枯木神根连影子都没有,哪里想到刚离开没多长时间就发生异变。

呼!

大风呼啸,远处一座山峰在望,还隔着很远,就看到喷发而出霞光,绚烂到极点,整座山体都被覆盖了。

那里瑞光一条又一条从山顶垂落下来,如同灿烂的瀑布蒸腾着氤氲仙雾,一棵宝树扎根在山巅,流光溢彩。

楚风他们不是最先赶到的,也不属于吊在末尾的人。

相对其他大山来说,这座山峰并不高,但就是这里出现一座地宫,并且快速长出一株神秘的树体。

嗖嗖嗖……

这批狠茬子在牛王宫时还很客气,推杯换盏,把酒言欢,但到了这里后都严肃地不说话了,各自向上冲,甚至暗地里还在较量。

乌鸦大叫,抵挡不住山峰上垂落下的霞光,它一声哀鸣降落在地,两头牛与楚风没有办法,只能自己向上狂奔。

轰!

藏羚羊王比较倒霉,不知道被谁偷袭,滚落下山,满嘴是血,受伤不轻。

楚风顿时身体绷紧,到了这个地方后刚才还在称兄道弟的王级生物彻底六亲不认了,动辄可能会血拼。

到了山巅,果然看到了土石下的陈旧地宫,但是没有人再下去,都翻遍了。

山顶这株树足有水缸那么粗,近十米高,树皮张开着,很粗糙,整体都呈红色,就是枝桠与叶片都如此,散发赤霞,光华万道。

它像是巨大的火炬在焚烧,散发着令人心头悸动的气息。

不过,下一刻它又变了,淡金色,连树皮都跟着变化,释放黄金光,金霞澎湃,笼罩山体。

这让在场的兽王一阵骚动,它居然还在变化中,难怪说它瑞彩万道,各种霞光都有。

“各位我们不要彼此厮杀,你们看,树上有很多花蕾,一旦绽放足够我们所有人进化,没有必要生死战!”獒王开口,他非常强,在昆仑地位很高,他都这样建议了,其他人自然没有反对。

所有兽王都在盯着,树体上的花蕾真的太多了,足有数百枚,真要绽放的话肯定是落英缤纷,花粉漫天飘洒。

想到那一场面,所有兽王都激动的要嘶吼了,这意味着他们能再次晋阶,挣断体内更多的枷锁。

“各位,稍安勿躁。”

这时,这株树体竟然传来朦胧的意志,它居然开口了,有旺盛的生命之能。

“嗯?!”所有兽王戒备,这是一株妖树?所有人都倒退,感觉忌惮无比。

因为,他们很清楚,目前有些植物多么的可怕,一旦有了意志,就会拥有超凡能力,超乎想象。

他们当中有人曾亲身经历过,在沙漠中曾看到过一株怪树,可以发出黑色火焰,简直能焚毁山河。

那种温度太恐怖了,兽王都承受不住,整片沙漠都熔化了,若非逃的足够快,必然死在那里。

所以,当这株树发出声音后,他们都倒退,全都严阵以待。

只有黄牛在狐疑,认真回想,最后露出惊喜之色,稚声稚气,喊道:“你是炼兵圣树?!”

“应该是吧。”这棵树回应,此时它已经变成了银白色,朦胧光华流转。

“小黄,它什么来头?”马王开口。

所有人都看向黄牛,因为这些王级生物早已领教过了,黄牛所学非常渊博,懂的事情太多了。

“发达了,真是幸运啊,想不到竟然在这里可以看到一株炼兵圣树!”黄牛非常开心,无比的激动。

因为,按照它所说,自有文字记载以来,这种树总共也没有超过十棵,任何一株都足有让一界最顶级大势力打破头颅。

岁月流逝,有的炼兵圣树已经毁掉了,到现在为止很难说清还有几棵。

“这件事必须保密,不能泄露出去,不然的话有朝一日这里必然会血流成河。”黄牛认真告诫着。

很多空间都没有听闻过这种树,就是它来的那个世界繁盛到极致,也只有一株而已!

其他人则继续催问,让它讲个明白,这株树有什么用,心中很激动。

“当然是炼兵了,锻造兵器,超越所有大师!”黄牛说道。

按照黄牛所说,只要材料足够好,炼兵圣树成长到后期完全能锤炼出来移山填海般威力巨大的兵器。

“能炼飞剑吗?”楚风问道。

“只要有材料,轻而易举。”黄牛回应。

这让人们倒吸一口冷气。

“各位,希望我们能和睦相处,我只是一截枯根复苏,对这个世界不了解。”炼兵圣树开口。

“放心,我们必然会保护你!”獒王表态。

这也是所有人的心思,有这么一株神奇的古树在,怎么可能会毁掉,他们到了目前这个层次都在开始考虑炼制兵器了。

“圣树,能否为我们演示一番,怎样炼兵?”雪豹王开口。

黄牛劝阻:“别浪费,短期内炼兵圣树上的花蕾只有这么多,用掉一枚少一枚,等有真正的好材料后再练炼制。”

人们愕然,从它嘴里了解到,所谓的炼兵,根本不是动用火焰等,也不锤击,而只是利用花粉,赐予材料灵性,促使它化形成兵器。

“啊?!”所有人都惊呆了。

黄牛告知,这样赐予灵性后,材料品质会暴涨,而且会舍弃所有糟粕,只留最精华部分。

“其实是让兵器进化。”这株树开口。

众人听闻,莫不震撼。

轰!

到了解足够多后,兽王一哄而散,全都去找材料了。

昆仑山可不是一般的地方,号称万神之乡,十有八九会留下许多了不得的东西,埋在地下深处,平日他们就收集了一些。

可惜的是,昆仑最深处进不去,被迷雾封锁着,那里应该会有更稀珍的东西。

接下来的两日,黄牛跟做贼似的,经常悄悄溜到炼兵圣树所在的山峰,在那里踅摸,寻找着什么。

楚风第一时间发觉,跟着它,一再追问,它才告知。

这炼兵圣树周围肯定有好东西,定然是绝世材料,不然的话它难以复苏。

就这样,楚风跟两头牛开始搜寻,一连数日,还真的挖出几块金属材料,看着就不像是凡物。

其他兽王都精明的过分,一直在派人暗中盯着黄牛,因为只有它了解炼兵圣树的来历,怕它藏一手。

最后,呼啦一声,一群兽王都跑来了,漫山遍野的翻找,这种事想瞒都瞒不住。

“先说好,不要伤了和气,谁找到后归谁,别厮杀,别抢劫!”一批狠茬子商量后定下规矩。

事实上,他们很想询问炼兵圣树这里究竟都有什么,但它只是一段干枯的根须复苏,什么都不知道。

这些兽王出手,声势浩大,差点将整座山给翻过来,犁地数丈深,简直要将这座山体拆掉。

有些兽王寻到奇异的材料,显然不是凡物,非常坚硬。

楚风自然没闲着,他全力以赴动用赤红色的飞剑,在泥土中劈斩,但凡毁不掉的都翻找出来,效率远胜别人十倍不止。

最终,他找到一块人头大小的材料,黑乎乎,但重量惊人,足有上万斤!

然后,他直接跑路了,不再参与,因为他知道,这东西肯定不一般。

他曾在地下找到一些金属器,哪怕没有被飞剑劈毁,但也留下了剑痕,唯独这块斩不动,太坚硬了

尤其是它还这么重,实在诡异。

其实,所有人都心满意足,都觉得自己找到了好材料,商量着去炼兵。

楚风第一个跑掉,自然也是第一个去炼兵的。

黄牛紧跟着他,因为对他太了解了,猜测他多半找到了超乎想象的东西,到山顶时在它的要求下,楚风递给它观看。

“上万斤?!”黄牛惊住了,一般的人根本拿不动这么重的材料,直接就压死了。

但王级生物没什么,体质太强横。

黄牛动用最强的本领,猛力轰击黑色材料,但是根本无法在上面留下丝毫痕迹,坚硬的过分。

“昆仑中埋着的神秘材料,该不会是传说中的那件东西吧?”黄牛怪叫,而后果断抱在了怀里,想要贪下。

“死牛给我!”楚风争夺。

最终,黄牛还给了楚风,因为怕惊动其他兽王,它赶紧请炼兵圣树锻造,看一看到底是不是那种材料。

“你需要什么样的兵器?”炼兵圣树问道,它虽然刚诞生出意识,但是对于自身是什么,有何本领却清楚。

按照黄牛的说法,这株古树很可惜,当年被打残了,只留下干枯的根茎,到如今才复活过来。

这么重的东西不适合炼制飞剑,楚风驾驭不了,现在他搬运自己御空飞天都还不行呢。

“兵器定型以后还能重新祭炼吗?”楚风问道,不然的话还真头疼,他现在还没有想好什么兵器最适合自己。

“可以。”炼兵圣树说道。

楚风低头,一眼看到手腕上的锃亮金属环,那是在玉虚宫时陆通给他的,美其名曰:金刚琢。

这是他从顺天城外一口诡异的银矿带回去的材质,非常坚硬。

“那就帮我炼成金刚琢吧。”楚风说道,示意他手腕上的那个金属环的样子。

树上伸出一道枝杈,将那黑乎乎的材料托起,带到树冠中,哪怕材料重达万斤,炼兵圣树也能承受。

下一刻,古树上一朵拳头大的花蕾绽放,有花粉洒落,触及黑乎乎的材料。

“嗯?”炼兵圣树等了一段时间发现材料根本没有什么变化。

啵!

接着,它开放第二朵花蕾,再次有花粉洒落,可是到头来黑色材料还是没有什么变化。

啵啵啵……

但接连开放十枚花蕾后,黄牛的眼睛都直了,因为按照记载,到了这个层次就是非常稀有的宝料了。

然而,黑乎乎的材料还是没有变化。

炼兵圣树的面子似乎也有些挂不住了,枝桠间,一枚又一枚花蕾绽放,到了最后足有百余朵花摇曳,洒落花粉。

到了这个时候,黑乎乎的材料终于变了,在簌簌声中,黑色粉末不断坠落,露出里面雪白的光泽。

黄牛震撼,黑色外皮那都那么坚硬,里面雪白的东西会是什么,都有多珍贵?!

“肯定是昆仑传说中的那种东西!”它喃喃自语,越发的肯定了。(未完待续。)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 Ͼ_Ͼַ_Ͼ-Ͼij